姐姐兩次打胎欲救弟,卻在骨髓移植手術前身體突髮狀況,母親最終給弟弟移植
  沒能給弟弟移植骨髓,姐姐心存慚愧和擔憂——
  新聞背景:
  葫蘆島市建昌縣喇嘛洞鎮郝檯子村袁磊結婚兩年後,在去年10月被查出患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,需要移植骨髓治療。25歲的姐姐袁娟為救弟弟準備移植自己的骨髓,兩次打掉了懷孕的孩子。“孩子可以再要,但弟弟只有一個”。“姐姐打胎救弟”事件報道後,被網友稱為“中國好姐姐”。
  經過本報的持續報道,共收到社會各類捐助30萬餘元,前期手術費用已經基本湊齊。袁娟最後卻因血小板突然降低,臨時由媽媽代替移植了骨髓和乾細胞。目前,23歲的袁磊剛做完骨髓移植手術在沈陽住院治療。
  首次報道題目:《姐姐打胎救弟弟》
  本報訊(華商晨報 華商響網記者 杜寶忠)“也許我跟孩子沒緣,也許就是命吧,讓我失去了這兩個孩子。”談起兩次打胎救弟弟,25歲的袁娟眼睛噙著淚,情緒明顯的低沉。
  袁娟在過去的25年裡,一直寵著弟弟,哪怕有時拌拌嘴,最後也是自己謙讓妥協給他,感覺那就是姐弟倆的幸福。去年底弟弟突然的遭遇,讓袁娟更加惦記了。白血病對一個農村家庭來說,就是天塌下來了。而面對幾十萬的治療費用,弟弟一度想過放棄。“只有骨髓移植才有希望活下去”,醫生的一句話,讓一家看到了希望。隨後,懷有4個月身孕的姐姐做出了狠心的決定,為了救弟弟進行骨髓移植,打掉了盼望已久的親骨肉。
  8月29日,弟弟袁磊成功進行了骨髓移植手術。然而,供體卻不是袁娟,而是其母親。“本來進去的應該是我,不是我不想給,而是給不了。”面對走進手術室的母親,袁娟哭了。
  9月4日,剛剛給弟弟做完晚飯的袁娟向記者坦言,當時那是怕,怕母親出意外,怕弟弟亂想,另外最怕好心捐助的市民說自己失信,是個騙子。“我心大,不想解釋……弟弟會相信我的。”
  有一個6歲的兒子,曾經還想要個女兒
  記者:發現弟弟患白血病之前,你準備要孩子多久了?
  袁娟:結婚後生了一個兒子,目前6歲。一直希望能再生一個給他有個伴,農村允許生二胎,婆婆也比較喜歡孩子。但是連續多次懷孕都沒有保住,後來婆婆家開的中藥調理,差不多準備了一年才好不容易懷上孩子的,媽媽可高興了。我也希望再生一個女孩。
  記者:發現弟弟患病後,你的第一反應是什麼?
  袁娟:突然的襲擊,不敢相信。當時什麼也不想了。在錦州、天津等地檢查確診患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,天津醫院的醫生說,你們回家到跟前兒的醫院去治吧。弟弟知道自己患白血病就以為不能治了,也準備放棄了,在家待了20多天就不去醫院。我們當時就合計,(弟弟)喜歡吃啥就給弄啥。那種打擊誰都承受不了。
  記者:最初選擇打胎是你想的還是別人說的,怎麼想起這個辦法的?
  袁娟:爸爸帶弟弟去沈陽的醫大一院治病,在旅店聽別人說移植骨髓能治。當時我就有這個想法了。後來醫生告訴我爸爸,“只有骨髓移植才有希望活下去,有治愈的可能,光化療根治不了”。這也讓我們看到了希望。
  孩子以後可以再要,但弟弟只有一個
  記者:為何自己要選擇打胎?
  袁娟:我要救弟弟,醫生說姐妹的骨髓比父母的適合。父母的年紀大了,我年輕,恢復倆月就沒事了。另外,到外面找供體也難。用自己家的還能省下不少治療費用。
  記者:你不知道自己懷孕嗎,除此之外還有沒有別的辦法?
  袁娟:當時想不了那麼多了。沒有其他辦法了,如果等生完孩子再移植,這期間要是移植不上了怎麼辦,也許會錯過對弟弟的治療。
  記者:作為一個母親,在骨肉和親情之間選擇割捨是每個女人都難以面對的,你又是如何下的決心?
  袁娟:為了救弟弟可以說不顧一切,孩子以後可以再要,但是弟弟畢竟只有一個。
  記者:婆婆家和丈夫支持嗎?
  袁娟:和婆婆家商量了,大姑姐也對婆婆說,娟要是打胎給弟弟骨髓移植,你們可別擋啊,畢竟是他親弟弟,她得救啊。婆婆和丈夫也同意,說必須得我來救。但我媽媽不同意,她說對不起婆家。
  弟弟手術,母親替自己進手術室,感覺很愧疚
  記者:當得知自己不能救弟弟時,你的第一反應是什麼?
  袁娟:(開始哭)我自己接受不了,一直獃獃的,感覺特別慚愧。但是我和誰也沒說。當時那幾天老合計,這不就屬於臨陣脫逃了嗎?那種感覺老上火老上火了,從知道不能給弟弟移植到現在,4天掉了5斤分量。當時我爸爸也犯愁了,“姑娘你咋不行了呢?”當時醫生中午也沒休息,就研究弟弟的治療補救方案。
  記者:知道是什麼原因導致不能移植嗎?
  袁娟:醫生說我血小板過低,在移植提乾細胞時,會有生命危險。
  8月26日醫生告訴我血小板突然從體檢時正常值的150降到了32,以為第二天能升上來,只要升到100就能手術,結果又降到了24。正常人是100~300。如果醫生一直給我檢查血小板,早發現用藥也許就早恢覆沒事了。
  當時我賴自己早晨不吃飯,走的路太多了,也都不知道該賴啥了。後來醫生說我對藥有反應,導致血小板降下來的,這是當時治療的30多個案例里的第一個。要知道這樣,當時少打幾天藥就好了。
  記者:當時想過沒有,我不能救弟弟了咋辦,畢竟你付出了這麼多?
  袁娟:我當時也問醫生了,如果我堅持做行不,醫生說,“如果父母不合適,也可以做,但是你有生命危險”。我說先救弟弟,我有生命危險做完再說唄。但是醫生說,“你有父母的,不能堅持給你做”。
  母親動了手術,卻覺得我付出很多,對不起我似的
  記者:後來怎麼讓你母親移植的?
  袁娟:醫生說,母親和父親同等條件下,母親最適合。也臨時做了一個配型和我一樣是五個點。因為弟弟在移植艙了,經過放化療免疫力已經為零了,再不移植會有生命危險,後來提出讓父母也做個檢查看看。知道有人能救弟弟,我也感到高興。
  記者:看到你母親被推進手術室替你去移植骨髓,你什麼感受?
  袁娟:哭了,我就合計,應該是我躺在這,咋變成我母親了呢?當時怕,怕母親出意外,怕弟弟亂想,另外最怕好心捐助的市民說自己失信,是個騙子。
  記者:怕弟弟亂想什麼?
  袁娟:以前同病房一個女孩也得了白血病,原計劃是她姐姐給移植,但是後來她姐姐害怕後悔了,沒移植,導致妹妹死亡了。我弟弟也知道這個事,我怕他亂想,以為我怕了、跑了呢,而影響對他的治療。我媽媽手術完也告訴我不要告訴弟弟。
  記者:想過解釋嗎?
  袁娟:我心大,不想解釋……弟弟遲早會相信我的。
  記者:你母親做完手術就後悔了,說早知道這樣就不讓你打胎了。也許現在孩子已經出生很大了,你後悔打胎嗎?
  袁娟:(遲疑了一下)我救弟弟不後悔。母親老合計,她進手術室的時候就,說應該自己來做,當初就不應該讓我打掉孩子。
  她感覺閨女付出這麼多,特對不起我似的。母親從移植完就老上火,這幾天一直不愛吃飯。
  說得好好的,自己沒做到,不是騙那些好心人嘛
  記者:連續兩次打胎救弟弟,到最後卻沒有移植骨髓,而是母親替你去的。有想過其他人會怎麼想這件事嗎?
  袁娟:我也一直合計,說得好好的(為弟弟移植骨髓),自己卻沒辦到,這不屬於騙別人嗎?
  以後再遇到捐款和需要幫助別人的,我一定捐,沒多還有少呢。我丈夫說為啥呢?我說這麼多好心人為咱盡心幫助,為啥不幫助人家呢。如果我的指標合格沒做,是我臨陣脫逃,可是當時醫生不給我做啊。我的心都老亂老亂了。
  記者:目前,弟弟的病情怎麼樣了?你還準備要孩子嗎?
  袁娟:想過,我媽也說,等弟弟好的那一天,我準備再要一個孩子。目前弟弟做完了骨髓移植和乾細胞移植,媽媽已出院回家,弟弟也快出艙了。
  提起弟弟的病情,姐姐袁娟就痛哭流涕
  袁娟看著媽媽替自己去移植骨髓後,總感覺愧疚■本組圖片由華商晨報 華商響網記者 杜寶忠 攝
  後記:
  在記者的採訪過程中,姐姐袁娟一直稱自己比較心大,面對打掉親骨肉和救助弟弟,自己也一直能想得開,“要不是心大,都不知道該咋過了。”
  結束採訪時,袁娟告訴記者,昨日丈夫回家了,這次陪弟弟看病出來有一個月了,自己也準備回建昌老家看看,家裡還有一個6歲的兒子挺想念的。另外,袁磊也想他的2歲女兒了,袁磊的妻子準備明天帶孩子來,看看爸爸。
  袁磊做完骨髓移植手術後,通過手機上網無意中瞭解到了真相,當得知姐姐和母親為自己骨髓移植付出這麼多後,給記者發來微信表示:“我真的不知道,該怎麼感謝母親和姐姐了。”
  有線索歡迎上新浪微博@華商晨報-葫蘆島 葫蘆島新聞熱線:13942937327  (原標題:“最擔心那些好心人,說我是騙子!”)
創作者介紹

ht27htrwp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